互联网金融

苹果与高通之间的专利矛盾仍在继续。继中国之后,高通在德国相关诉讼请求亦获得支持。据彭博社报道,高通赢得了在慕尼黑法庭针对苹果的诉讼:禁令规定高通可在德国禁止苹果销售部分型号的iPhone,但对iPhone的禁令将不会立即生效,需要额外的执法举措。

就中国相关案件,记者获取的由福建省福州市中级法院作出民事裁定书(编号为(2018)闽01民初1209号)显示,原告为高通股份有限公司,被告主体则包括四个,分别为苹果电脑贸易(上海)有限公司、苹果电子产品商贸(北京)有限公司、苹果贸易(上海)有限公司、苹果电子产品商贸(北京)有限公司福州泰禾分公司,案由为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

12月10日,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授予了高通针对苹果四家中国子公司提出的两个诉中临时禁令,要求苹果立即停止针对高通两项专利的、包括在中国进口、销售和许诺销售未经授权的产品侵权行为。

据彭博社12月19日消息,高通法律总顾问罗森博格(Don Rosenberg)警告说,苹果公司需要认真对待中国法院发布的部分iPhone机型销售禁令。他还表示,高通正努力寻求将这一禁令扩大到涵盖苹果的其他机型。而苹果的最新动作是通过更新软件“解决可能存在的法律合规问题”。

对于发生在中国的这起苹果高通专利纷争,12月20日,记者专访到高通中国专利诉讼代理律师蒋洪义,从一个侧面了解到目前诉讼的最新进展。

不排除强制执行四家法定代表人

NBD:针对福州中院诉中临时禁令的执行情况,目前的进展如何?

蒋洪义:我们在密切关注福州法院发布且已经生效的禁令的执行问题。目前我们注意到,苹果公司还在销售被禁令禁售的相关型号的iPhone手机,没有履行生效的裁定,这是最严重的问题。

我们已经依法向福州中院提出了强制执行的申请,后续我们会继续推进此项工作。我们相信人民法院会依法处理苹果公司拒不履行生效裁定的违法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都对拒不履行法院生效裁判文书规定了相应的处罚措施,包括罚款、拘留、限制出境、征信系统记录等措施,还有《刑法》313条规定的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

另一方面,如果苹果公司如其声称的“遵守各地的法规和法律决定,尊重福州法院及其裁定”及在中国合规经营,那么高通方面认为苹果公司就理应主动履行生效的法律文书,如果因抗拒执行而受到人民法院采取法律所规定的严厉处罚措施,这对跨国公司来说是一个有损商誉的行为。

NBD:那么如果进入强制执行程序,处罚的对象会是谁?

蒋洪义:目标对象应当是裁定书上列明的四家被告及其法定代表人,有些措施只能对个人采取,比如说拘留,针对的是不履行生效裁判文书的单位的法定代表人。

高通认为软件更新与执行禁令无关

NBD:目前苹果声称iOS 12.1.2正式版已经更新修改了禁售案中的两项专利。对此,高通认为这样的软件更新是否规避了专利问题?

蒋洪义:第一,禁令的适用范围非常清楚,是针对七款型号的iPhone手机,不涉及到iOS操作系统的版本问题。

第二,禁令是要求苹果相关主体停止进口、销售、许诺销售七款型号的iPhone手机,在苹果公司发布了软件更新之后,我们对北京相关苹果店销售的被禁售型号iPhone手机进行了公证购买,查明这些仍在销售的禁售型号iPhone手机中的操作系统,仍然在使用之前的旧版本。我们认为苹果所谓的软件更新与禁令的执行完全没有关系。

我们注意到对方提出了复议申请,但禁令本身明确规定,复议期间不停止禁令执行。所以对方在复议期间使用各种不当理由对禁令不予执行,这是违法的。

NBD:假如苹果继续不执行中国法院的强制执行(禁售)申请,高通有什么对策?

蒋洪义:我可以透露的是,这个案件法院已经进行了两次开庭审理,而且是在完成开庭审理、能够做出侵权认定之后法院才发了这个禁令。因此,我们认为这个禁令的事实基础是非常扎实和牢固的。如果苹果认为发布软件更新就能避开专利侵权,他们应该在相关的法律程序中向法院提出主张并递交证明。我们对此会依法进行应对。

针对苹果提出24项专利侵权诉讼

NBD:那么除了禁售之外,高通是否有意要求苹果赔偿?

蒋洪义:案件审判还在进行中,不方便透露,当然有权申请赔偿金,至于具体个案中申请多少、什么时候申请是具体诉讼策略的问题,即便起诉的时候没有提出,当事人也有权在诉讼过程中追加申请。

我们目前的目标是要求苹果马上执行福州中院的禁令。其他地方的案件不方便进行讨论。而对于苹果在中国范围内七款产品的销售情况,我们已经在其他的相关案件中,向法院提出了调查取证的申请书。

NBD:在中国范围内,除了福州法院率先出具了专利纠纷案的裁定书,那么在北京、广州、南京、青岛四地的诉讼进展如何?

蒋洪义:目前高通已经在中国对苹果提出了24项专利侵权诉讼,分别由不同的法院审理,各个案件审理的进展有一些差异,福州法院因为诉讼程序进行得比较快,因此最先公布裁定书。

目前高通正请求中国法院在中国市场进一步禁售最新的iPhoneXS、XS Max和XR三款手机。

这表示,第一点,目前高通公司已经在几个案件中把新iPhone型号追加到已经存在的诉讼中。第二点,按照法律规定,高通公司有权使用目前禁令所涉及的两项专利来另行追诉新的型号,包括提出禁令申请,这都是法律赋予权利人的权利。

双方战火或将长期持续

NBD:那么在中国境内的整个专利纠纷案件的诉讼时间有多长?

蒋洪义:以福州法院审理的案件为例,我们在2017年11月15日起诉,截至目前时间跨度已经超过1年,法院一审判决以后,按照现在的情况还不能判断是否还有二审。

NBD:那么根据现在新的专利法,二审需要直接到高院?

蒋洪义:这个取决于判决的时间,规定在2019年1月1号以后一审判决的案件,二审会到最高法院即将成立的知识产权法庭。

NBD:那么这就意味着最终审判过程将更为漫长,市场更新换代的步伐从未停止,在您看来,这次起诉会不会影响到接下来高通在5G方面对苹果的授权?高通与苹果在整个诉讼过程中的沟通情况如何?

蒋洪义:我们除了在法庭上进行法律辩论之外,没有做其他东西。

NBD:诉中临时禁令的执行时间将持续到什么时候?

蒋洪义:临时禁令是在法院有做出判决之前先行作出的裁定,包括诉前诉中两种,本案涉及到的是一个诉讼当中的临时禁令。其法律依据在裁定书后面已经明确列明,禁令的效力是维持到本案做出二审判决时止。

NBD:从2017年起高通针对苹果的诉讼案还将经历长期的博弈过程,那么高通方面对该案件的信心如何?

蒋洪义:我对这个案件的信心就是对中国法律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