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集团涉足TV、VR、直播、体育、游戏、金融等多个风口领域的暴风科技,一直在提构建一个生态圈的宏愿。


提起生态圈,是不是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曾经,乐视的贾跃亭也讲了这么一个“生态圈”的故事:“平台+内容+终端+应用”生态模式,通过巨资购买娱乐节目、体育赛事等版权,下游与消费者直接连接,然后中间通过电视、手机、汽车、VR等等智能硬件打造了一个完整的生态圈。


按照生物学的说法,生态圈是一个复杂的开放系统,是一个生命物质与非生命物质的自我调节系统。在这个圈子里,生物的生命活动促进了能量流动和物质循环,并引起生物的生命活动发生变化。生物要从环境中取得必需的能量和物质,就得适应环境,环境发生了变化,又反过来推动生物的适应性,这种反作用促进了整个生物界持续不断的变化。


也就是说生态圈是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影响我,我影响你,共生共赢,天道循环,自然代谢的闭合系统。地球生物圈就是一个复杂的生态圈。


并非空穴来风


8月4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董事长冯鑫将所持的暴风集团532.7万股用于质押融资。截至当日,冯鑫已经累计将手中的4921.37万股进行了质押,占其所持股份的69%。


8月1日,暴风集团公告筹划的重大事项构成重大资产重组,公司股票继续停牌。对于重组事项,暴风并未披露,但7月19日停牌时,暴风曾公告公司下属控股子公司股权可能发生重大变化,进而导致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发生重大变化。


上月中旬,暴风集团公布的2017年上半年业绩预告显示,净利润同期下降0%-30%。暴风披露,或通过重组子公司股权方式试图跳出泥潭。


而暴风集团2016年年报显示,其全年销售商品收入9.17亿元,成本10.57亿元,毛利率为-15.29%,相比2015年进一步下滑。2016年暴风统帅营收9.29亿元,但净利润亏损3.58亿元。


冯鑫似乎也正在质押股份这条路上蒙眼狂奔。


据统计,暴风集团共发布过26则关于质押以及解除质押的公告。冯鑫主要的质押期是从2016年至今,根据公告披露的整理,截至今年6月8日尚有23笔质押尚未解质。


而今年以来,冯鑫已累计进行6次股份质押,其中有5次股份质押行为集中在四月份。换言之,今年4月,冯鑫平均每周都会进行一次股份质押。


曾经的步子迈的很大


2015年3月,暴风集团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上市。开盘当日,暴风股价迅速上涨了44%,在随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经历了39次涨停后,暴风的市值达到了史无前例的360.97亿元人民币(约58亿美元),市值超过了当时仍在美国上市的优酷土豆48亿美元。人们将暴风称为A股“涨停王”。


过去九年里,从本地客户端到在线视频,暴风一直围绕着视频这个单一的业务展开,但在上市后的一年时间里,冯鑫为暴风勾勒了一幅“暴风DT大娱乐”的蓝图,在这个冯鑫眼中“全球第一”的娱乐战略里,暴风形成了视频、VR、秀场、TV、文化、影视、游戏、国际八大领域的布局。


然而,当暴风的版图扩张,越来越来多的业务出现,冯鑫已经无法完全独自掌控这么多的业务。


后来,冯鑫认为暴风已经基本完成了“N421”的战略布局:


N:金融、电商、广告、秀场、O2O、游戏等众多商业模块;


4:PC、手机、电视、VR 4块屏幕;


2:体育、影业两大内容中心;


1:一个暴风集团。


随着业务越来越多,为了避免效率的低下和自己的过度干预,冯鑫打造了一个联邦生态。他将暴风的各项业务划分成为独立的个人创业团队,就像大大小小的星球,各自独立在运转,根据业务的关联性互相进行连接,暴风集团下设一个战略委员会,每个VP兼顾两到三个团队,主要负责战略协调,而不再像从前一样,由一个人全权统筹。


不可否认,不少人从这幅图中看到了乐视的影子。


暴风影音


暴风的池子越来越大


当初,创建暴风时,才做两个多月,月收入就达到200万。公司才成立3个月时,总共20个人。当时所有投资人都到冯鑫的门口跑过一遍,想要钱非常容易,但冯鑫觉得自己不缺钱,多少有点无所谓。


到了六个月,暴风影音覆盖了全国近20%的电脑。但马上同行融了更多钱,烧钱买起了版权。冯鑫觉得完蛋了,赶紧出来融资,可投资人已经捂上了钱袋子。这一耽搁,就到了2013年年底,阿里巴巴找上门来,出价20亿收购暴风。


冯鑫最终没有卖。他觉得暴风是兄弟,对于男人而言,兄弟是没法放弃的。如果放弃了,可能就没有人能把他带到更大的舞台。


委身巨头的平台都在烧钱做流量,而暴风为了保持连续盈利上A股,只能收缩战线死磕。销售部VP离职,冯鑫亲自带队,硬是扛到了上市。


毕竟,他曾是那个最厉害的销售,有一身血战的本领,见了谁都想打一仗。在金山雷军、雅虎周鸿祎旗下,冯鑫都是核心部门的负责人,每年业绩都是最好。


可有了资本加持之后,他血战的本性,似乎从盈利转移到了速度的过程中,迷失了。影业,体育,金融……暴风的池子越来越大,却没有一项业务有正向盈利。


那场华丽的发布会,最终没有落地。因为估价虚高,暴风收购稻草熊影视的定增方案被证监会否决,暴风影业自此停滞。


2016年,暴风TV的销售收入同比增长644%至9.3亿元,占暴风集团该年总收入的56%。可营业成本也大幅增长。营收翻倍,净利却下滑70%。除了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因素,暴风集团将之归因为:电视业务尚处在积累用户的投入期。


就这样,持续亏损的暴风目前只能依靠外部资金的供养。于是就有了冯鑫的8次股份质押,和截至7月23日累计质押股份占其持股数的62.87%。


而如今,已经不那么“平静”的暴风,似乎在等待一个结局。